返回首頁
上海金融報CURRENT AFFAIRS
上海金融報 / 正文
中美貿易摩擦升級影響幾何?
中美貿易談判出現轉向
  從2018年起,美國針對中國產品的關稅措施在規模及力度上不斷升級。直至2018年12月二十國集團峰會(G20),中美兩國元首進行會面,雙方達成重要共識,承諾暫時停止相互加征新關稅,并重啟貿易談判。自此,中美代表團在2019年1月至4月進行多次貿易談判,而且美方官員在不同場合提及談判進度良好,令市場一度推測中美兩國最早可于5月底或6月初達成貿易協議。
  然而,近期中美貿易摩擦再度升級,兩國貿易談判前景出現了轉向。在中美進行第11輪高級別經貿磋商前,美國總統特朗普5月5日突然宣布對2000億美元中國進口商品加征的關稅由10%增加至25%,美國貿易代表隨后確定這25%關稅5月10日生效。5月11日,中美高層代表團結束談判,雙方沒有達成任何協議。
  5月13日,中方宣布反制措施,對已加征關稅的600億美元清單的部分美國商品,分別加征25%、20%或10%的關稅,此前加征5%關稅的商品則維持加征5%關稅,新關稅將于6月1日起實施。同日,美方公布對另外3000億美元中國商品加征最高25%關稅的清單,涉及3805項商品。根據美方文件,美國貿易代表將就新措施舉行聽證會,市場預期該關稅清單最早于6月24日生效。
  當前,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不確定性較高。美方短期內實行一系列加征關稅行動,令中美貿易談判趨向復雜化。中方指出,雙方有三個核心問題必須得到解決:一是取消全部加征關稅;二是貿易采購數字要符合實際,雙方在去年G20峰會達成的共識不應隨意改變;三是改善文本平衡性??杉?,中美貿易談判仍須就一些關鍵問題進行討論,目前雙方在貿易平衡及結構性問題上的分歧顯然尚未達成共識。

波及金融市場
  談判不確定性首先反映在金融市場波動上。自美方公布關稅升級后,全球金融市場相繼出現調整,5月6日上證綜合指數下跌5.6%,恒生指數從5月3日高位30081.6點回落至5月14日的低位27925.6點,美國標普500指數5月13日下挫2.4%,是多月以來的最大單日跌幅;人民幣兌美元由4月底約6.74回落至5月15日約6.90水平;金價由5月3日起上漲接近2%。這些數據顯示中美貿易談判的不確定性因素,仍然是股市、匯市和商品等金融資產的重要風險點。
  由于中美貿易談判前景不明朗,美國可能擴大針對中國商品的關稅范圍,加上特朗普經常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消息,預計全球金融市場將會持續波動一段時間,令企業面對的市場風險及流動性風險有所上升。
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第一,美方此前實施的關稅影響仍會逐步反映在2019年宏觀數據上。在美國已實施的3份關稅清單中,除了第一份關稅清單外,企業都出現提前出貨的跡象,反映美國企業加快從中國進口,以避免繳付額外關稅。受企業提前出貨所致,中國整體出口及輸往美國出口總值在2018年前11個月保持平穩增長,直至12月才出現下跌。提前出貨令部分出口需求提早在2018年透支,繼而對中國2019年外貿需求帶來下行壓力。2019年前4個月,中國整體出口總值增長0.2%,其中,輸往美國出口下降9.7%。
  第二,若額外關稅由10%上調至25%或會對中國出口構成明顯影響。對比美方3份關稅清單實施后的外貿情況,受到25%額外關稅影響的相關中國進口,在措施生效后出現大幅回落,10%額外關稅的影響則相對溫和,這或與2018年美元兌人民幣升值約5%有關。再者,2018年中國規模以上制造業的整體利潤率達到6.28%。結合匯率因素,2018年企業整體上仍能承受10%額外關稅,以維持出口狀況。另外,統計數據顯示,在約1000家中國出口上市企業中,大約有300家利潤率超過10%,但利潤率超過25%的卻不到60家。因此,若美方對所有中國商品實行25%額外關稅,以美國為主要市場的出口企業將大規模地受到影響。
  第三,若中國對美國出口大幅下降,或給人民幣帶來一定壓力。美國一直是中國外貿順差的來源地,過去中國對美貿易順差占整體比重約40%至60%,2018年和2019年第一季度上升至90%。與此同時,中國對其他亞洲貿易伙伴普遍錄得貿易逆差,所以,中美貿易順差實際上是全球供應鏈分工的結果。近年來,中國國際收支狀況已趨向基本平衡,2018年經常賬順差為491億美元,占GDP比重回落至0.4%??梢栽て?,關稅措施一方面會影響市場氣氛從而引發人民幣進一步波動,另一方面中美貿易摩擦或通過國際收支變化給人民幣帶來壓力。然而,中國人民銀行有不同逆周期調控工具,預期人民幣匯率可保持基本穩定。
  第四,中方反制措施或會增加部分企業從美國進口的成本。雖然中國從美國進口貨值較小,但中國的反制措施已涵蓋大量美國商品。以美國商務部估算,受中方加征關稅的商品占美國進口總值高達90%以上。過去,大豆及汽車是美國出口中國的主要產品,這兩大類別在2018年跌幅較為顯著,分別下跌71%和27%。至于飛機及其零部件、機械、電機、光學及醫療設備等產品的替代彈性較低,所以,倚賴由美國進口這些產品的企業,難免在中方反制措施下面對較高成本。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從美國進口占其整體進口比重較小,2018年為7.3%,2019年前4個月為5.9%,相信中方反制措施只對部分中國企業造成影響,整體上不會對中國通脹構成明顯的上行壓力。
  
對美國經濟的影響
  雖然美國總統特朗普多次表示,美國可在貿易戰中取勝,但美國針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美國經濟亦會在多方面受到影響。
  在經濟增長方面,國際貨幣基金組織2019年4月發布的報告表示,估計中美互相實施25%額外關稅將拉低美國GDP約0.3%至0.6%,而且對美國經濟的長遠影響將會持續加大。在通脹方面,舊金山聯邦儲備銀行2019年2月估計,美國若全面對中國商品加征25%關稅,美國私人消費物價將上升0.4%,而私人投資物價更會上升1.4%,這將對美國的消費及投資增長動力帶來打擊。在勞工市場方面,美國研究機構The Trade Partnership預測,美國一旦向所有中國商品實施25%額外關稅,可能會失去216萬個職位。由此,美方的關稅行動不僅拖累經濟增長,更會推升消費及投資通脹,并造成職位大量流失,令美國民眾及企業的利益受損。
  另外,中國海關統計數據顯示,外資企業的外貿活動占中美貿易順差的權重達到59%,說明美方的額外關稅將對外資出口企業產生較大影響,為這些外資企業帶來生產成本上升的壓力。事實上,中美加征的關稅最終是由中國生產商還是美國企業或消費者承?;嶸婕岸喔鲆蛩?。例如,商品替代來源、供貨商及買家的價格彈性、區域供應鏈的整合程度等。但可以確定的是,美國出口企業正承受巨大壓力,2019年起美國輸往中國出口明顯受挫。中國海關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中國從美國進口輕微增長0.7%,2019年前4個月轉向下跌,同比大幅減少30%。隨著全球經濟增速放緩,中國內需市場對于海外企業的重要性正不斷提高,美國跨國企業一旦在中國失去市場份額,將難以進一步提高盈利能力。

對全球供應鏈帶來結構性影響
  中美貿易摩擦有可能加快中國制造業轉型的勢頭。中國商務部統計數據顯示,2018年第四季度中國實際使用外資(FDI)同比減少16%,是近五年來的最大跌幅。2019年第一季度,FDI同比回升3.7%至358億美元。高技術產業投資是第一季度FDI主要增長動力,其中,高技術制造業投資同比增長15%,高技術服務業投資同比增長88%,兩者占整體FDI比重達到27.5%。
  中美貿易摩擦發展至今,企業所面對的關稅威脅及貿易政策不確定性一直未消除,這將持續影響企業的投資信心。未來,估計中國企業會加強與新興國家包括東盟進行供應鏈分工,一方面在中國生產高增值零部件及關鍵中間產品,并保留部分生產線服務內需市??;另一方面前往新興國家加大勞動力密集型及加工組裝的生產活動,以避開美方的額外關稅。由于中國制造業與全球供應鏈的整合程度較高,加上美國是全球最大消費市場,估計此次美方的貿易?;ば卸?,將對全球供應鏈分工帶來結構性影響。

中美貿易談判前景趨復雜化
  美國近期經濟表現良好,為美方提供談判籌碼。今年第一季度,美國GDP同比及環比增長率均為3.2%,遠高于趨勢增速,而且美國勞工市場處于全民就業狀況,4月失業率進一步回落至3.6%,是近半世紀以來的低位。在貨幣方面,美聯儲的政策立場轉向更為耐性,預期2019年暫停加息并停止縮表,令市場流動性回復平穩。這些條件讓美國能暫時承受關稅的負面影響,繼而在中美貿易談判上采取強硬立場。
  5月13日,美國總統特朗普向媒體確認,中美兩國元首將于6月G20峰會上進行會面,同日美國財長表示,正計劃前往北京就貿易問題與中方進行磋商。若單從經濟角度看,中美兩國是有共同利益達成貿易協議,現有額外關稅規模并未波及中國對美國的主要出口,包括手機、計算機、家電、玩具、衣物等消費品,這些出口大部分是美國企業的產品,例如蘋果及戴爾。
  不過,美國的政治及戰略考慮或令中美貿易談判長期化及復雜化。首先,關稅影響尚未完全反映在美國經濟上,加上2020年美國總統大選的準備工作已經啟動,使得共和黨普遍支持特朗普政府在貿易問題上對中國施壓,以爭取民眾支持。其次,中國經濟多年高速增長,在一些科技創新領域取得了一定的成就,引發了美國及部分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擔憂。這些政治及戰略因素為中美貿易談判前景帶來巨大的不確定性。平衡各項因素,預期中美兩國元首在6月會面后,或會暫緩關稅升級,雙方代表團繼續談判,但兩國短期內達成貿易協議的可能性不大。
  中國有足夠政策空間應對美方對中國出口商品全面實行25%關稅。整體上,美國對所有中國產品加征25%關稅的經濟影響可控。出口放緩對中國經濟的壓力主要來自制造業就業人數下降,中國科學院曾經計算美國全面加征15%關稅會減少中國252萬個就業崗位。自2018年以來,中國推出了一系列刺激措施,2019年政府工作報告也提出多項宏觀調控政策,包括約2萬億元人民幣的企業和個人減稅降費、2.15萬億元人民幣地方政府專項債券、定向寬松貨幣措施、縮減外資準入負面清單及職業技能提升行動等,這些政策紅利將持續釋放,有利于緩解當前中國經濟的下行壓力。
(作者系中銀香港經濟研究員)
責任編輯:毛曉勇
相關稿件
重庆时时5星玛走势图 重庆时时彩开奖视频 今晚七乐彩开奖号码 麻将游戏4人打真人版 山东时时五运 不倒翁投注法反过来用 极速pk10计划 鑫宝国娱乐pt游戏平台 卡红是什么意思 腾讯21点 猜大小怎么玩 足彩胜负14场 3d和尾走势图带连线专业版 极速时时软件下载 重庆时时彩走势 双色球专家杀号定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