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財經時評CURRENT AFFAIRS
財經時評 / 正文
用經濟手段優化社會管理 從火車票“買短乘長”說起

  不久前,有網友在網上發帖介紹自己被“堵”在火車站無法上車的經歷,引發關注。由于部分旅客“買短乘長”,導致列車超員,正常購票乘客反倒無法上車。列車工作人員回應稱,無法對無票乘客強行驅趕,只好采取為后續乘客全額退票的辦法。

  對此,人們質疑,為什么讓守規矩的吃虧?應該說,不能把“買短乘長”簡單定性為不守規矩,因為鐵路部門對這種做法本身是允許的。我們看到出站口往往設有補票窗口,列車員在車上也經常招呼沒買票的乘客補票。但是,當“買短乘長”與后續持票上車的乘客出現沖突,也就是出現這次新聞中的超載行為,而必須有人從車上下去的時候,無票者拒不下車,就是不守規矩。鐵路部門負責人表示,對那些“買短乘長”的乘客強行驅趕不合適,但同時,不讓已經買了票的乘客上車也不合適,而且更不合適。如果必須從中選一個,那顯然應該選擇讓有票的上車、讓沒票的下車,這才是遵守基本的契約精神。

  鐵路部門關于“無法強行驅趕”的表態,透露出一些“中國特色”的無奈——當不守規矩者人數較多或者有“弱勢群體”身份時,為避免激烈沖突,往往要選擇相對柔性的方式來維持秩序。像瑞典警察那種對強占他人空間者直接“抬走”的操作,在我們的輿論環境中,往往得不到認同。在這樣的背景下,鐵路部門選擇了阻攔有票的乘客上車,而不是驅趕無票的乘客下車。這恐怕也體現了一種隱性的“按鬧分配”,其背后很可能有這樣的考量——把那些“買短乘長”的乘客挨個識別出來,并且驅趕下去,一定會遇到很大阻力,甚至肢體沖突,而如果是阻攔買票上車的人,那只需要在檢票口設個障礙就行了。他們選擇了一種沖突最小化而不是規矩最大化的方式,這是令人遺憾的。

  強行驅趕確實容易引發沖突,即使是理直氣壯地維持秩序、維護規矩,但一旦引發群體性的沖突事件,往往就會按照另一套標準來評判是非——雖然“維護規矩”是正義的,但觸發“不穩定因素”仍然是過錯。如何破解這樣的操作性難題?筆者認為,經濟手段能夠發揮更好的作用。通過經濟手段、價格杠桿,讓不守規矩者付出經濟上的成本,就可以通過不那么激烈的方式實現對規則的維護。

  這種手段已有實踐。去年下半年,廣深港高鐵香港段開通,根據港鐵公布的高鐵票務及乘車條款,在內地高鐵系統允許的越站補票機制將不適用于西九龍站,凡沒有購買來港車票的乘客,擅自越站到達香港,除加收應補票價5成費用,更需再按《香港鐵路附例》繳交1500港元或3000港元的附加費。最近,針對此前的網友反映,鐵路總公司也采取了改進措施,表示會根據客流情況,決定是否辦理越站補票手續。如果列車已經超員,將不辦理車上延長補票,如乘客執意越站乘車,到站后車站將根據鐵路旅客規程,除補票外還將加收50%的票款。這也正體現出用經濟手段調控客流的思路??梢隕柘?,如果加收的票款達到一定程度,就能夠在不引發沖突的情況下督促無票者騰出位置。

  曾有人說,“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其中雖有調侃成分,但也蘊含著經濟學和社會學的道理。如今在講究提供等價有償服務的商業社會,常常出現的一些沖突、引發的一些戾氣,其實很多都是不必要的,如果能用好經濟調節手段,都可順利化解?;掛蘊肺?,以往在高峰時期,常有很多人提前“搶票”“占票”,最終再根據行程把多余的退掉,不僅浪費運輸資源,也是一種不公平。后來,鐵路實行梯次退票,退票費根據退票時間而不同,最低5%,最高20%,“占票”者要付出更大的經濟成本,也使其行為受到約束。如果沒有這樣的規則和制約,可能就會按照“叢林法則”行事,每個人都追求自身利益最大化,有條件的搶更多的票,搶不到票的則產生怨憤,增加社會的對立。而通過梯次退票這一簡單的規則,實現了權利義務的再調整,問題就簡化了。

  航空運輸也是如此,近年來,因飛機晚點或機票“超售”出現過不少暴力維權甚至“攔飛機”事件。其實,機票“超售”雖是國際慣例,但國外航空公司對因超售無法登機的旅客會提供高額補償,往往是機票價格的數倍,或者用高額補償換取前面的乘客主動讓出位置。如果對航班延誤也能根據延誤時間確定遞增的賠償金額,同樣有助于讓乘客平息情緒,避免沖突。

  其實,在民事經濟領域,用經濟調節化解矛盾沖突本身就是一種制度型安排。比如對合同違約,早就有定金制度、違約金制度,一般無需上升到道德評判乃至暴力沖突層面,甚至不用打官司,當事人可自行按照規則解決補償問題??梢韻嘈?,對當今社會管理領域的一些矛盾沖突,如能明晰相關規則,善用經濟手段調節,將對社會和諧有所裨益。

責任編輯:王佳
相關稿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