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農商行CURRENT AFFAIRS
農商行 / 正文
上市農商行2018年報點評
整體實力增強 新規助推審慎經營

  隨著青島農商銀行2018年年報發布,10家上市農商銀行2018年業績情況得以全部展現。根據年報,上市農商行整體實力有了進一步提升,多數上市農商行在2018年營收增速大幅提高,凈利潤保持穩定增長,資產質量也趨于優化。而與往年不同的是,近一年來陸續出臺或實施的監管新規、新會計準則等給上市農商行帶來的一系列變化已在年報之中逐步體現出來。這有利于投資者等外部監督主體能更理性、客觀掌握農商行業績全貌,也必將在一定程度上影響農商行未來的經營選擇。

  

  數據資料

  營收大幅增長

  指標增速對比關系變化

  根據年報,上市農商行整體營業收入在去年實現大幅增長。與往年營收、凈利變動幅度較小不同,多數上市農商行在2018年營收增幅達到兩位數,盈利能力有所提升,營收、凈利的增速對比關系也悄然出現變化。

  在10家上市農商行中,廣州農商行的營收增速最快。2018年,廣州農商行實現營收206.67億元,較上一年度增長了53.33%;同時,該行歸屬于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也突破兩位數,同比增長14.32%至65.26億元。針對于此,廣州農商行在年報中表示,該行的生息資產結構調整、付息負債日均規模縮減且付息率下降,促使利息凈收入增長13.49%,這是營收、凈利表現強勁的主要原因,此外得益于交易凈收入等數額的大幅增長。

  與此同時,常熟農商行、無錫農商行、紫金農商行和青島農商行的營收和凈利的同比增速也都超過了10%。特別是在今年3月份上市的青島農商行,2018年營收、凈利的絕對值位列A股上市農商行首位,營業收入較2017年上漲22.75%至74.62億元,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利潤則達到24.19億元,同比增長13.23%。而江陰農商行的凈利潤盡管未實現兩位數增長,但27.09%的營收增幅和6.05%的凈利增速也是該行近些年的最好成績。

  相較于上述機構,重慶農商行在業績增長方面則稍顯疲弱——2018年,該行實現營收260.92億元,同比增長8.85%;實現歸屬母公司所有者凈利潤90.58億元,增幅僅為1.37%。而九臺農商行更是“意外”地出現了“雙降”,兩指標分別較前一財務年度下滑了13.7%、22.96%。對此,九臺農商行解釋為,來源于子公司的利息凈收入、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投資證券的凈收益等數額的減少在很大程度上影響了該行的業績表現。

  進一步對比還會發現,除常熟農商行和無錫農商行的營收、利潤增速基本一致之外,其他8家上市農商行在2018年的營收增幅均遠高于凈利增幅。普遍高增幅的營業收入卻未帶動凈利潤的快速增長,這一現象與以往不同。

  資產質量指標優化

  撥備大幅調高

  不僅業績表現較好,上市農商行的一系列資產質量指標也處于持續優化中。在10家上市農商行中,多數機構不良率較去年年初都有了不同程度的降低,并有8家機構主動較大幅度地調高了其撥備覆蓋率。

  在10家上市農商行中,常熟農商行資產質量指標綜合最優。截至2018年底,該行在貸款余額大幅增長19.26%的情況下,不良率降低0.15個百分點至0.99%,成為A股上市農商行中第一個將不良率控制在1%以內的機構;同時,其關注類貸款占比從2017年底的2.66%降低至去年底的1.90%,不良貸款中逾期90天以上部分占比也被降至相對低位。該行的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分別達到15.12%、10.53%和10.49%,同比均有提升。

  其他上市農商行的資產質量指標也都處于改善狀態或被保持在尚可范圍內。江陰農商行的不良率降低了0.24個百分點,盡管絕對值在上市銀行中仍較高,但確實達到了其上市后最優。截至2018年底,江陰農商行的資本充足率、一級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分別為15.21%、14.04%和14.02%,遠高于監管標準。無錫農商行同樣也是資本充足率最高的上市銀行之一,其資本充足率和核心一級資本充足率在2018年底達到了16.81%和10.44%,不良率也從1.38%降低至1.24%。

  另外,多數上市農商行還在2018年主動調高了各自的撥備覆蓋率。在撥備層面,最突出的仍是常熟農商行。撥備計提本就較突出的常熟農商行在去年將撥備覆蓋率提升了119.09個百分點,達到445.02%。針對于此,申萬宏源證券的研究報告稱,該行在資產質量指標全面向好時再度大力夯實撥備,是其審慎穩健經營風格的體現。其他上市農商行的撥備覆蓋率雖然沒有這樣大的變動幅度,但多數也都不同程度地調高了這一指標。截至2018年末,除九臺農商行之外,其余9家農商行撥備覆蓋率都已達到220%以上,而不再像過去保持這一指標200%的“慣性”。

  響應新規

  在發展與穩健中尋求平衡

  年報披露的指標之間本就有各種關聯。上市機構可以依據資產質量、資本充足度、對業務風險的預期等決定撥備計提數額,以保證經營穩健和風險可控。這個過程在調整撥備覆蓋率的同時,也會在一定程度上帶來營收與凈利增速的相對變動。而由于資產質量、風險闕值以及風險預期的不同,各機構往往會形成不同大小的撥備計提或資產減值,最終造成不同機構的撥備程度以及營收、凈利增速大小對比關系的不同。

  因此,綜合2018年營收增幅均遠高于凈利增幅、普遍調高撥備覆蓋率以及資產減值損失均出現較大增幅等現象,可以判定,上市農商行部分指標變動的一致性已不是機構分別決策所能夠形成的,其中必定有規則或政策變動的影響。

  在2017年4月,財政部發布了《企業會計準則第22號——金融工具確認與計量》,其中針對IFRS 9(即國際財務報告準則第9號——金融工具)要求,在境內外同時上市或在境外上市的企業自2018年1月1日起施行,境內上市企業和非上市企業分別自2019年1月1日和2021年1月1日起施行。與之前的準則相比,這一新準則的主要修訂內容,一是將金融工具由原先的四類變成了三類,二是在計提資產減值損失時,由原先的“已發生損失法”調整為“預期損失法”以反映未來可能發生的信用損失。結合2018年年報數據及所反映信息,盡管7家A股上市農商行2018年還無須進行準則調整,但上市農商行都對新準則,特別是有關“預期損失法”的內容有了響應。

  德勤在發布的《IFRS 9對銀行業的影響》這一報告中提出,IFRS 9下的預期損失考慮了未來預期信用損失,選擇金融工具生命周期的預期損失,有利于商業銀行在經濟上行時多計提撥備,這與中國商業銀行監管的要求是一致的。盡管我國監管層面對商業銀行的撥備覆蓋率的監管指標要求定在120%到150%之間,但隨著外部監督方越來越關注信用風險對銀行的潛在影響,要求提升信用風險透明度的呼聲也越來越強。新規則將預期信用損失與撥備覆蓋率這一重要的銀行專項指標相關聯,正是希望機構能在外部監督下,進一步提升其對自身預期風險和穩健經營的關注度。而農商銀行機構在這一系列新形勢的推動下,也必將會依據經營狀況與預期更為積極地調整經營理念、結構與方式,以期尋求到業績與穩健經營之間新的動態平衡。

責任編輯:李昂
时时彩刷水稳赚的玩法 百人棋牌aaa 重庆时时规则玩法 北京pk10单期计划网站 极速时时软件计划 3d投注技巧大全 二人麻将下载不联网下载 北京pk赛车技巧 北京pk赛车两期在线计划 APP自助领取彩金38 七星彩手机会员app 中国体育彩票大乐透机选 时时有什么投注技巧 pc加拿大28规则 龙虎和时时彩押注口诀 重庆时时彩的qq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