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頁
特別策劃CURRENT AFFAIRS
特別策劃 / 正文
保險業“治亂象”升級:從“治標”走向“治本”

  編者按

  2017年4月底,原保監會發布《關于強化保險監管 打擊違法違規行為 整治市場亂象的通知》,拉開了整治保險市場亂象的大幕。

  兩年間,監管部門對各類違法違規行為嚴罰重處,“治亂象”取得了階段性成效:市場秩序重塑、業務結構優化,處于轉型路上的保險業,已經萌生出高質量發展的新勢頭。

  但亂象成因復雜,整治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近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再次對“治亂象”工作進行部署?!爸溫蟻蟆閉獬〕志謎餃栽詡絳?。

  “治亂象”這場持久戰正在繼續推進。

  

  朱燕祥 畫

  近日,銀保監會發布《關于開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稱,在前期亂象整治工作的基礎上,將繼續對重點領域重點風險開展深入整治,以鞏固前期整治工作成果,防止亂象反彈回潮,推動銀行業保險業實現高質量發展。

  兩年“治亂象”

  保險亂象有效遏制

  保險業“治亂象”始于2017年。

  當年年初,保險業站在了特殊而又關鍵的時期:對行業而言,防范化解風險攻堅期、多年積累的深層次矛盾釋放期和保險增長模式轉型陣痛期“三期疊加”,一些重點領域和重點公司的風險逐步暴露;對宏觀經濟來講,在經濟下行承壓的檔口,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是監管部門必須牢牢守住的底線。

  當年4月底,原保監會發布《關于強化保險監管 打擊違法違規行為 整治市場亂象的通知》指出:“由于部分市場主體動機不純、急功近利、貪快求全,加之一些監管人員位置不正、責任不強、履職不力等原因,金融市場亂象問題在保險業同樣存在,集中體現為部分保險機構資本失實、治理失效、投資失控、營銷失信、數據失真等方面,嚴重損害了保險消費者合法權益,擾亂了保險市場秩序,甚至可能引發重大經濟金融風險”。

  一場整治亂象的持久戰在彼時正處于高速增長的保險業拉開了大幕。

  自2017年4月底啟動治亂象工作后,原保監會公開披露了34張罰單。而在2016年,這一數字為26張。

  “自‘治亂象’以來,分公司違法違規導致總公司同時受罰已經成為常態?!幣患掖笮褪儐展鞠喙馗涸鶉吮硎?,這倒逼總公司重新認識對分公司的管理,不僅僅是下任務,更是亂象治理與合規建設的主體。

  “治亂象”在2018年絲毫未見放松,特別是銀保監會合并后,“監管姓監”的氛圍更加強烈。

  原保監會及銀保監會全年公開披露了28張罰單。其中,16張涉及編制或者提供虛假的報告、報表、文件、資料。比如,2017年1至9月,永安財險總公司、省公司及所有開展車險業務的地市級分支機構的車損險、車損險附加險、商業三責險和商業三責險附加險相關的“原保險保費收入”“賠付支出”等14個財務類指標的148個明細科目未按照監管要求據實統計,設定取數規則不當,導致向監管層報送的明細數據不真實,形成編制虛假報告的事實。

  從2018年的處罰情況來看,編制虛假報告問題成為監管重點,財險“老三家”——人保財險、平安財險、太保財險及其分公司皆因此接到多張罰單。

  對于擺在桌面上的問題,堅決嚴打嚴罰;對于藏在桌子下面的潛規則,絕不姑息縱容。經過兩年的整治,銀保監會相關負責人多次表態,保險業亂象得到有效遏制,違法違規經營行為得到有效治理。

  《金融時報》記者在采訪中也深刻感受到,保險機構對于違法違規問題不再抱有僥幸心理,無論是大公司還是小公司都認為,更加公平的市場環境,將更有利于自身實現高質量的發展。保險業的形象也在逐步恢復,2018年,保險消費投訴量實現了近五年來的首降。

  總體來看,保險業已經初步清理了行業亂象,站在了高質量發展的起點上。

  牽住“牛鼻子”

  公司治理仍是關鍵

  一個久積灰塵的房間,初步清理只是第一步。

  銀保監會提醒全行業應看到,銀行業保險業市場亂象成因復雜,整治工作具有長期性、復雜性和艱巨性,不可能一蹴而就。特別是當前國際國內形勢復雜嚴峻,銀行業保險業仍然處于風險易發多發期,一些重點領域重點機構的風險及頑疾仍然存在。之于保險業,銷售誤導和理賠難、中小保險機構公司治理薄弱等問題還較為突出。

  因此,在前期工作的基礎上,啟動“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

  《通知》要求相關機構,要對照2019年工作要點組織開展自查,堅持即查即糾、立查立改。要堅持業務發展與風險防控并重,對識別出的內部控制缺陷要及時采取措施,要將依法合規的經營理念有效傳導至各業務條線和各分支機構。

  具體而言,保險領域“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重點工作涉及公司治理、資金運用、產品開發、銷售理賠以及業務財務數據等五方面。

  亂象僅是表象。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險研究室副主任朱俊生表示:“很多問題的出現,表象背后的‘牛鼻子’都在于公司治理?!?/p>

  也是自“治亂象”以來,公司治理之于行業的重要性才通過各種亂象體現出來。從2017年、2018年以及今年監管者公開披露的涉及保險機構監管函來看,“三會一層”運作、關聯交易、內部審計、考核激勵等公司治理問題牽扯著方方面面。一位中小財險公司負責人對《金融時報》記者表示,已經認識到有效的公司治理是保險公司穩健經營的前提,更是基業長青的基石。在現階段,也是防范和化解各類金融風險、實現金融機構穩健發展的主要保障。他還透露,該公司正在積極推進公司治理機制的完善。

  不過,當前中小保險機構公司治理薄弱問題還較為突出。近日,銀保監會公開披露了對燕趙財險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這張決定書源于2018年銀保監會對該公司進行的公司治理現場評估。評估發現,燕趙財險在股東股權、公司章程及“三會一層”運作、關聯交易管理、內部審計、考核激勵、發展規劃、合規與內控管理、信息披露等八個方面,存在36項違法違規事實。當日同時披露的還有對都邦財險的行政監管措施決定書,問題也出在公司治理。

  《通知》中,銀行機構,包括保險公司、信托公司、金融資產管理公司、金融租賃公司、財務公司、汽車金融公司、消費金融公司在內的非銀領域,今年“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重點工作均包含公司治理。因此,多位保險業內人士表示,公司治理仍然是“治亂象”工作中的關鍵問題。

  “嚴”字當頭

  把握好節奏力度

  “突出處罰和問責,下大力氣解決違規成本過低的問題”。對于非銀行領域各類機構整治,《通知》如此表述。

  “‘嚴監管’不會有根本性的變化。從長期來看,一個階段的嚴監管恰恰是在為未來行業的發展奠定基礎、積蓄能量,沒有一個人人守規矩的制度環境,保險業將無法行穩致遠?!輩還?,對外經貿大學保險學院教授王國軍表示,監管方式正在向更加科學、更加規范轉變。

  在原保監會2017年發布的《關于強化保險監管 打擊違法違規行為 整治市場亂象的通知》、2018年發布的《打贏保險業防范化解重大風險攻堅戰的總體方案》強調“嚴”字當頭的基礎上,2019年“治亂象”要堅持四個原則:一是防風險與穩增長相結合,堅持在穩增長的基礎上防風險、治亂象,通過亂象整治解決和回應金融服務實體經濟中的痛點和難點,不斷完善金融服務,引導資金更好服務于國家重大戰略和支持民營企業及小微企業,實現防風險、治亂象和穩增長、調結構的有機統一。二是削減違規存量問題與遏制違規增量問題相結合,堅持已發現問題整改和新問題查處兩手抓,兩手都要硬。三是強內控與嚴監管相結合,壓實銀行保險機構亂象治理與合規建設的主體責任,強化各級監管機構的法治意識、規矩意識,將嚴監管長期堅持下去。四是保持定力與把握力度相結合,既堅持對市場亂象的“零容忍”,又主動適應宏觀形勢變化,把握好節奏力度,嚴防處置風險的風險。

  “治亂象”的初衷,并非要將相關業務“一棒子打死”,而是要堅決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風險的底線,還原其本來面目,即為實體經濟做好服務。

  銀保監會最新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保險公司實現原保險保費收入1.6萬億元,同比增長15.9%。截至一季度末,保險總資產19.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4.2%;保險資金運用余額17.1萬億元,較上年末增長3.9%。在自身運行穩健的同時,為全社會提供保險金額1568萬億元,新增保單件數64億件,賠款與給付支出3318億元,持續對實體經濟發展和緩釋風險提供保障。

  2019年保險領域 “鞏固治亂象成果 促進合規建設”工作要點

  公司治理

  股東虛假出資,入股資金來源不合法;股權關系不透明、不清晰;

  公司章程約定不完善;

  董監高履職前未取得任職資格,兼任不相容職務,關鍵崗位長期空缺;

  “三會一層”履職不到位;

  未按規定進行內部審計;

  內控機制不健全,合規內審部門資源配置和獨立性不足;

  激勵約束機制不完善,考核評價體系中風險與合規指標占比過低;

  責任追究機制不完善;

  關聯交易管理制度不健全,未嚴格落實關聯交易管理制度;

  違規進行關聯交易等。

  資金運用

  資金運用制度機制和投資能力要求未持續滿足監管規定;

  從事“假委托”;

  違規嵌套、開展通道業務;

  未按規定范圍投資,違規投向國家及監管禁止的行業或產業,違規向地方政府提供融資或通過融資平臺違規新增地方政府債務;

  投資比例管理和集中度風險管理違規;

  未按規定進行資金運用內部控制專項外部審計等。

  產品開發

  產品開發設計偏離保險保障本源,違反法律法規和監管制度,違背保險基本原理;

  條款費率內容不合規,未按規定報送條款費率;

  責任準備金評估方法、精算假設不真實、不合理,萬能賬戶及結算利率不符合精算規定,分紅賬戶及紅利分配不符合精算規定等。

  銷售理賠

  在銷售過程中存在欺騙、隱瞞、誤導等問題,進行不實、不當宣傳推介,未嚴格落實保險銷售行為可回溯制度;

  違規銷售未經監管部門批準的金融產品;給予或承諾給予投保人、被保險人、受益人保險合同約定之外的利益;

  違規向商業銀行網點派駐銷售人員從事產品宣傳推介、銷售活動;

  拒不依法履行保險合同約定的賠償或者給付保險金義務,惡意拖賠惜賠等。

  業務財務數據

  償付能力數據不真實,償付能力信息披露不真實、不完整;

  財務業務數據不真實,費用延遲入賬,非正常調節未決賠款準備金和未到期責任準備金;

  客戶信息不真實、不完整;

  承保理賠檔案資料不真實、不完整;

  虛假承保、虛假理賠;

  編制和提供虛假的報告、報表、文件和資料;

  通過虛構中介業務、虛列人員、虛列費用等方式套取資金向相關機構、人員暗中支付利益等。

責任編輯:李昂
三的和值技巧 足球比赛直播 排列五倍投 技巧方法 经验 时时彩每天稳赚100块 澳洲赛车统一开奖吗 出黑藏分怎么出款 幸运飞艇一期稳赚10元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河内5分彩手机全天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彩直播 横财富中特网火爆平特一肖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手机版 分分时时彩票计划 北京时时冠军走势图 通比牛牛是什么意思 双色球7+2